贱仔与女人(3.26)

The tragedy of life is not so much what men suffer, but what they miss.

                                                                                                      ----Carlyle

今日夜,我和贱仔在图书馆。

贱仔从座位离开打了半个小时电话,回来向我抱怨一个W姓女纸的纠缠。

我早劝他离那伤不起的女纸远些,以免迟早被其精神绑架。因为我从她言行中看到了对普通朋友而言的不恰当的殷勤和对男性荷尔蒙奔流不息而无处措置的依赖感。男女朋友之间恰当的距离总是好的,倘若没有把握便不要在底线上下翻滚跳跃,以高危险系数的姿态在下落的过程中舒展情怀。运动的过程中或许因为恣肆而让人畅快,却也会因为于最终脸部着地而痛苦万分。尊严乱扔一地,既不能替她赢取些微好感,更不会博得他人丝毫同情,而于其间经受的凌乱,却绝不亚于失身。

当然,你也可以将上述观点看做是我面对心上人向来举止懦弱的铁证。身边惜别的女纸,如一抔黄沙于手中跳跃,来不及细数便流失于指间。我不知道她们当中何者可作我此生的归依,也不知道下一瞬我是否会邂逅另一眸让我窒息的美;而我始终在失去的过程中期待着。

有时候我会疑惑。犹豫究竟是来源于何处?究竟是她对我而言不是最好的,还是我目前尚不能给她最好的。正如同一个记者询问红军旅Gudrun Ensslin为何要从事革命,她说要让自己确信这个世界是值得自己的孩子降生的。似乎是因为后者。一个屌丝如何能获得真爱呢?一无所有的凭借一颗真心么?

倘若我开始驰骋,或许能在终点之前赶上远方的她。

                                                                                       以梦为马。

                                                                                                    ----海子

 

评论
©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