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4

今天晚上凑巧约到Chen吃饭。虽然已经很熟,但是还是有些怯。这原本并不这足以让我认识到我现在在社交上的缺失问题。之后Jennifer硬生生的插入到我俩的饭局,而且游刃有余的展现着她表面的热情,自由的转换话题,自律的把握。

虽然我不待见她那种人品,但是为人的方式却是十分老练。


正如Chen今天说的。为人处处都是考验。自律是前提。 

2005.08.13

其实离开学只有一周了,原本的计划是开学之前把WTO的intro.看完。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了,时间确实很赶。

但是让我最不解的,是在这么重的压力之下,自己却依然很难专注于任务。一再的跑神,肆意的放任。是时候振作一下了,毕竟通过生活以外的途径增进的人生体验,终究是别人的,别人所经历的丰富不能将你从自己人生的贫瘠中拯救。看着别人种下的树,不如自己埋下种子。 


2015.08.12

多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倏忽就是三年,以至于自己已经忘了原来还有个lofter的账号。 

今天晚上 Ceci告诉我Toomey不打算让我出席新生交流。得到消息时,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失落。而现在想来,却也不知道这无处措置的失落究竟是为何。大概是还是没有摆脱潜意识里渴求他人认可的心理吧。

其实今天下午还在空闲时看了篇心理学的文章。成熟意味着一条清晰而又灵活的人我界限。若想成熟,先学会定义自我,然后才能学会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若想用脚去丈量这世界,首先要做到的是伸出自己的脚。 然而潜意识向内的反抗却轻易地破坏了任何向积极转变的企图。如何克服潜意识中的消极态度实际是我目...

⚡️Alice⚡️·在上海: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 那些温柔的誓言

I'm telling you
I softly whisper
Tonight tonight
You are my angel

愛してるよ 爱你哦
2人は一つに 两人融合为一
Tonight tonight
I just say…

Wherever you are, I always make you smile
Wherever you are, I'm always by your side
Whatever you say, 君を思う気持ち 这挂念你的心情
I promise...

10.6

If it wasn't a mist, we can see the green light....


13.05.10

翻看以往的文字,回忆便随书页展开。

突然发现,自己数年来连同父亲一并失去的,还有一种姑且可被称作是灵性的东西;一种在我我置身无尽黑夜之时,能使我兀自闪烁的东西;一种在我肉体被外界紧缚之时,能使梦想肆意舒展蔓延的东西;一种在我脚筋被挫折挑断之时,能使我挪移膝盖继续前行的东西;一种在我迷乱困惑之时,能使我不忘坚守救赎的东西。

我随太阳一起出生,原本在灵魂上便已烙下永恒,为何今日却能坦然忍受陨落而不做挣扎呢?

贱仔与女人(3.26)

The tragedy of life is not so much what men suffer, but what they miss....


lies are scars in your soul(3.23)

lies are scars in your soul, they will destory you. 

这是Sister Jude在“美国怪谈”中的感言。倘用谎言架空梦想,再用谎言进一步支撑,待到坍塌一刻,倾颓的便是整个人生;倘用谎言弥合伤痛,那伤痛便经久逾深,沉疴难有平复之日。坦然或许才是你矗立时脚下的基石;是你欲求抚慰时,醒人心智的凌厉刺痛。

内省是一种天赋。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错误面前抛弃顽固,能够拒绝那句“Mistake were made, not by me”,能够在自我质疑过后重拾信心与希望。上帝总是乐于看到我的成功,纵使在最后一刻。因为我主造我,一切荣耀便皆归于我主。

明...

我不想与我不能(3.21)

今天晚上和“老相好”微信。

两个人在思想上的交集之所以难以扩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信仰而非逻辑。这很好理解,两个固执的人各持己见,彼此试图说服对方,一段尝试之后却发现只要自己愿意,便能为自己罗列出诸多证明力或强或弱,证明方式或归纳或演绎的论据;而无论立场被论证的有多充分,都不可能让对方从内心里认同自己的观点。立场是先在的,逻辑的证明只是自己因懦弱而难寻道德出口时的美化;或者是强加意见时所显露出的武断的修饰。

是不是不出国就不用考LSAT?是不是司考就应该侥幸复习两个月,低飞俯瞰通过线?

一个制度设立总有功能上的目标;而当一个制度能够延续发展、甚至被普遍效仿,这也就从客观上证明了其对自身功能目标实现的有...

开篇(3.16)

接下的一年,我要完成一段旅程,从图书馆到宿舍的仅1500个往复,我要用文字为日后的每一码计数。


今天跟贱仔去老校区上司考辅导班,入学测试30题我只对了3个,合计六分。人格瞬时被上帝玩弄的粉碎,叔可是事前一周都在复习刑总啊!可能是之前太过于强调领悟,而不重记忆;更没有将系统转化成为应试备考模式。九月之前要拿出曾经在“外语”的作风!


晚上下楼复印了Manhattan的logic reasoning,560页;另加两套题只收了我39块钱。离开学校才知道学生的福利有多丰厚,社会主义有多优越。


明天六点半起早,八点的课。睡了~

©云端 | Powered by LOFTER